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家有高字步步高 高建群的书与画
日期:2007-06-15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佚名    关注:57172

曾几何时,陕西文坛异军突起。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的《废都》、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京夫的《八里情仇》、程海的《热爱生命》作品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五作家声名鹊起,誉满京华,媒体戏称“陕军东征”、“五鼠闹东京”。

从此,高建群走进了我的阅读视野,从《遥远的白房子》到《最后一个匈奴》,从《古道天机》到《愁容骑士》,从《西地平线》到《胡马北风大漠传》,每有新作问世,我都仔细品读,用心玩味。只是未曾晤面。

乙酉三月,杂花生树,草长莺飞,自是人间好时节。一日,携友人登门拜访,三生有幸,始得一见。

先生温文尔雅,待人谦和,颇具儒家风范。我欲出一散文集,斗胆乞序,他欣然应诺,并挥毫书就“坐听蝉声”四字相赠。朴拙圆满,浑若天成,如婴儿般可爱。

高先生多年笔耕不辍,在读书写作之余,又深深地迷恋着书法。用他的话说,“文学创作已经不能表达心中那种洋溢的诗情了,于是求助于书法。”他初习魏碑之张猛龙、张黑女碑,继而沉湎于郑板桥的乱石铺街、徐渭的青藤斜挂,及至壮年,又以汉简、黄帛为法体,近年又回归到魏碑的意境中来。他的书法经历了由最初的法度森严、用笔沉雄到中期的挥洒自如、意象万千,再到后期的雅逸恬谈、古意幽玄的心路历程,实现了由艺术实践中的不工——工——不工(工之极)及精神世界中的无我——有我——忘我三种境界的跨越。

自古有“书画同源”说,将丰子恺式的漫画与书法结合,追求“书中有画,画中有书”的意境,是高先生的匠心独运之处。如他的《本昌和尚释法图》,画一和尚,一手拄杖,一手托钵,再配以文字“佛学博大精深。我请终南山香积寺住持本昌和尚为我解惑。本昌师舌吐莲花,说出‘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十字真言。意思是说,在佛的眼中,托钵僧的一钵水,就是一个大千世界。”以字释画,以画衬字,水乳交融,相映成趣。正如他在《我的文学我的画》一文中所言:“有些画家的大部分画都是复制,而我的每一幅都是创作,是我的狂傲生命的喷溅,是我用文学和学养作为后盾的诠释生活,是我对人类大苦难的关注。我试图在一幅画中,揭示出诸如命运,诸如宿命,诸如玄机这些东西。”

书法不仅是线条的律动,而且是生命的返观。将禅学与书道结合,是高先生书法的又一特色。山东北朝摩崖石刻的出现,虽说是出于弘佛护法的宗教目的,但在中国书法史上却留下了别具一格、带有佛意的经体书法,造就了诸如智永、怀素、弘一法师等一代艺术大师。观高先生“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问道于终南山香积寺住持本昌和尚解语)、“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道家圣地陇县龙王洞楹联)、“佛光普照”、“悲欣交集”(弘一法师圆寂绝笔)、“佛”等书法作品,他把对佛性的独特体验融入每个字中,字字朴拙,如大智若愚的古佛,静穆中隐含着雄浑博大的佛的神采气息。

高先生的书法是典型的文人书法,他将漫画、佛学与书法有机结合起来,再配之以充满哲理与禅思的文字,可谓“诗、书、画”三绝。他的书法渗透着浓浓的书卷气,给当今萎靡浮华的书坛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因而深受世人喜爱,登门求字者络绎不绝,甚至名人雅士以家中藏有高先生的一幅字引以为傲。

在一次宁夏的作家聚会上,高先生曾与张贤亮比赛书法。张为他挥毫“春秋多佳日,西北有高楼”;他则为张走笔:“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并解释说:“当年气吞万里的抗金名将岳飞,站在江南岸,立志要将贺兰山踏破,结果没有踏破。而今江南才子张贤亮,一支生花妙笔,雄霸文坛有年,倒是真的要把贺兰山踏破了。”

2000年,高先生去深圳,魏明伦央他扇面题字。他写了“江湖居士闲处老,落落乾坤大布衣”诗句。旁边小注曰:“这是当年徐悲鸿拍于右任马屁的句子。今天我为巴蜀鬼才魏明伦先生写出,算是拍魏先生一回马屁。”

2003年秋,金庸“华山论剑”,谈话期间,高先生即席为他写下“袖中一卷英雄传,万里怀书西入秦”条幅。据说金大侠临别时对人说,这是他西安之行的最大收获。

书法是物质(字)与精神(心)之间的有机统一。学书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参禅悟道的过程。作书简直就是对生命的欢舞,容不得半点虚伪与做作。一经落笔就不能改动,像流逝的时间一样不可回收。

“士先器识而后文艺”。高先生的书法是他对人生的体验与生命大智慧的凸现,是对天地自然之道的复归。

昔有“家有卫字,一生不穷”之说,今有“家有高字步步高”之美誉。我深信这绝非溢美之辞,实乃名至实归。 

Front:没有了
Next: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1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高建群艺术社区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