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2018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 高建群与国沙畅谈两国文化
日期:2018-09-27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辛文    关注:36017

  9月26日晚,2018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媒体团来到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在媒体团驻地,著名文化学者高建群与白俄罗斯国家文联副主席国沙畅谈两国文化交流,随后高建群将对话感悟记录下来,取名为《斯维斯拉河上的畅谈》。

▲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随团文化学者 高建群

  我们一路走来,从古丝绸之路的始发地古长安城出发,穿越中亚五国,穿越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边境,穿越里海和阿塞拜疆,穿越广袤的俄罗斯原野。今天,从二战名城斯摩棱斯克,进入白俄罗斯,来到明斯克。

  我们一路走来,唯一的目的是学习,各文明板块产生的文化成果、文明智慧,是人类的财富。一个聪明的国家,一个聪明的民族,会懂得吸收,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无问西东,为我所用。这就是我一路行来的想法。

  24日,我在莫斯科演讲时,我说,我向俄罗斯光荣的文学传统致敬,向普希金致敬,向列夫•托尔斯泰致敬,向陀思妥耶夫斯基致敬。俄罗斯广袤的原野上,不但产生遮天蔽日的茂密森林,也产生一个又一个痛苦的思想者。

  当我说出,我熟悉所有的俄罗斯经典作家的主要作品,我能将普希金所有的诗歌倒背如流时,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普希金被称为俄罗斯现代文学的奠基者,被称为一切开端的开端。在演讲结束后,在楼道里,一群俄罗斯女听众围着我,让我朗诵一首普希金的诗。于是,我朗诵了《致大海》。我说,这是普希金为悼念兵败于博罗季诺之役的法国统帅拿破仑而写的,在写作的途中,惊悉英国大诗人拜伦去世于希腊半岛,于是这诗还有一个副标题,叫《兼致拜伦》。

  当我请白俄罗斯作家国沙先生介绍一下白俄罗斯文学的现状时,国沙先生说,前苏联解体以后,白俄罗斯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也正在努力寻找白俄罗斯文学在世界文学大格局中的位置,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有个天然的优势,即处在东方与西方的中间位置——世界中心,我们可以左右逢源,同时接受东方和西方两个方向来的文化滋养。

  我们刚才从明斯克市区穿过时,夜色中看到一条穿城而过的大河,宁静、蔚蓝,国沙先生告诉我,那是著名的欧洲第三大河第聂伯河的一条主要支流,叫斯维斯拉奇河。

  《第聂伯河》是我听过最忧伤的歌,或者说最悲凉的歌,没有第二。当年北京赴延安插队的知青,聚会时常唱起这首歌,我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我这大半生来问过许多人。后来,西安外国语大学的俄语系主任、一位资深的女教授告诉我,它叫《第聂伯河》。说完,这位白发苍苍、气质高雅的老人和她的同事一起唱起女生小合唱。

  女教授说,有一部前苏联的著名小说,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奥斯托洛夫斯基的作品,影响了几代中国人。有个叫孙维世的女孩,回国后将它排成一部话剧,叫《保尔•柯察金》,在北京的舞台上演出,那《第聂伯河》就是这部话剧的主题歌。

  这天晚上,明斯克的晚上,对着作家国沙,对着电视机镜头,我也唱了一遍《第聂伯河》,声音哽咽,有眼泪流出来,这是像我这种年龄段的人的一种记忆。

  我把新作《大刈镰》送给国沙先生,请他指正。我说这是我最新的长篇,刚刚参加完2018中国图书博览会,上了图书发行榜前十。我说,这是一本向草原致敬的书,向马致敬的书,作为中国的最后一代骑兵,这是对那个辉煌了两千年兵种的一种悼念,也是对我苍凉的从军年代的祭奠。

  书中有六幅图,我逐一向国沙先生介绍。我指着那一幅挥舞着大刈镰的画图说,我的大拇指上至今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痕,那是在打草的间隙,磨镰时被割伤的。那是在中亚草原,前苏联吉尔吉斯作家艾特玛托夫笔下的苦艾草原。插图中,还有一幅草原石人。我对国沙说,中亚地面,以及辽阔的欧亚大草原,布满了这种石人,按照专家的推测,这些石人是突厥年代的产物,它的用途通常有三种,一是牧人游牧时奠拜天地的神物,二是从平地向高山牧场转场时的路标,三是游牧部落牧放牛羊时的分界线。

  我们从莫斯科经过,从博罗季诺俄法古战场经过,从斯摩棱斯克经过,从明斯克经过,路过这些古战场,凭吊怀古,我想起中国古人的那两句诗:九里山前古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1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高建群艺术社区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