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追求与困惑 在赵普东家里谈写作
日期:2020-06-09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孙晔    关注:58423

  ■编辑:孙晔

  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冯积岐来我县看望阎纲老师。由于阎老早有看望赵普东之意,故相约冯老师6月7日到建陵赵普东家中,畅述文学之旅,传授写作经验。

▲赵普东(左)阎纲(中)冯积岐(右)

  赵普东发言——

  今天,是阎纲老师与冯积岐老师相约相聚的日子,也是我们文友共同分享两位老师人生智慧和文学成果的快乐日子!在此,我代表我们全家,对两位老师和各位文友的到来,表示真诚的感谢!

  冯积岐老师出名很早,新作叠出,由乡政府广播站写稿人到省作协副主席的人生奋斗历程,是用四百多篇短篇小说,和十六部长篇小说的辉煌构成的彩虹人生。他今天到会介绍自己的写作体验,回答各位困惑的问题,让我们由衷地感谢和欢迎!

  阎纲老师大家熟悉,他的一生与文学同行。阎老最闪光的思想,是破除陈规旧习,把人性的光彩和社会的真实,庄严地交赋给文学。在思想认识领域,阎老是我们的开拓者,在当代文学数十年的发展中,他及时发现了不少文学名著和小说作家。

  阎老88岁了,尽管经历了人生的苦难,神采依旧,对生活充满热情。阎老叮咛晚辈要说真话,“说真话才能认真地活下去!”(巴金)。“不说真话,要作家干什么!”(莫言)。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真实都是艺术的灵魂。一个好的作家,一定要有面对当下的勇气和面对未来的智慧。艺术是美的享受,因此,必须遵循美学原则,见贤思齐,多读自己喜爱的作家,多写无悖于自己良心的作品。

  阎纲发言——

  早就要去看普东,“最后一个匈奴”高建群到县,普东和杨明陪同参观建陵,送走高建群后告诉我说:塑造人物应是作家终其一生的追求。

  我便以作家如何塑造典型人物为由拜访盲人作家张文闯,今天仍以作家如何塑造典型人物为题邀请本县(没有外出的)部分作家前来参与座谈,他们是杨明、王楸夫、马宏茂、白孝平、方岩,都是本县实力派作家,另有特邀的刘雪儿女士。

  特别有幸邀请长篇小说“圣手”冯积岐和夫人到会交流创作经验并为大家解疑,他是成功者,今天,一定要让他掏出干货来!

  余致力文学事业凡70年,编过《文艺报》不知文艺为何物,编过《小说选刊》不知小说为何物,编过《中国文化报》不知文化为何物。原因是政出多门,文坛多变(小风大风不断),门派变多(多样多彩多元),到了文革,“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只剩下八个样板戏,毛主席不满意。他指示电影《创业》道:“罪名有十条之多,太过分了,不利于文艺政策的调整。”张春桥慌神了,连忙“复刊”《人民文学》,我也被调去,他们蓄意歪曲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攻击小平同志,中央严重分歧。党的三中全会之后文艺创作飞快地趋于繁荣。

  现在,党号召我们学柳青,学习柳青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就是扎根生活、歌颂人民,也就是切切实实到生活中去,满怀敬意地讴歌人民。

  恩格斯认为“人民历来就是作家‘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唯一判断者”,提出“美学的观点和历史的观点”相统一,以为这是评判文艺的最高标准,是“非常高的、即最高的标准”, “最高的”一词使用了黑体。

  依据这一经典论断,完全有理由这样理解:

  (一) 文艺首先是艺术,是音容笑貌、喜怒哀乐,是心的交流,是真善美,文艺家必须具备美学资质。

  (二) “文艺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毛泽东语),为人民的审美活动服务,文艺家对历史的真相负责,接受历史的检验和评判。

  循乎此,“文艺到底为何物”就有了答案,即恩格斯所谓的“最高的标准”,一句话:文艺就是文艺!首先是文艺,非文艺的东西毫无历史意义可言。

  毛主席在《讲话》中说的话迄今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他说: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才能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人物来。”

  礼泉出作家,一批接着一批,亟待提升水平。

  现在请各位作家发言,说说自己的艺术追求与困惑。

  然后请积岐老师指导并回答:

  一、在纸质版面门坎太高、书号昂贵的当下,既务真写实又接地气、深入人的灵魂的作品如何面世走出潼关?

  二、怎样塑造典型形象,让自己的艺术生命长久不衰?

  杨明发言——

  一个作家必须首先是思想家,笔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每个人的身上折射着国家民族的兴衰与苦难。对,苦难,表面繁华的背后唯有苦难冷冷蹲在历史路途中间。可能和我的经历有关,总喜欢思考,总喜欢无名的忧伤忧郁,把快乐看成是痛苦之后孤独开出的花朵!于是,我想把时代大背景下,普通人所思所爱所求呈现出来,让后来人通过作品感知一代人甚至一个民族精彩沉浮与生存能力!

  目前的困惑:一是原生态与典型性怎么融化?人性上升美学怎么提炼?二是现实主义文学怎么吸引读者?读书人少了,没有了,但《白鹿原》《平凡的世界》还有那么多人在看!三是把书稿往编辑书桌一放走人的时代过去了,再香的酒有时摆在闹市也没人问津。怎么寻找突破口,在隙缝里求生存?

  王楸夫发言——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故事,作为一个乡村作者,就是要克服泛大众化写作,用真正的文学作品,讲好当下农村正在发生的鲜活生动的故事,特别由于生产关系正在发生的持久而深远的变革而带来的个人命运、家庭命运的变化。

  要将个人的命运、家庭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紧密地结合起来。

  马宏茂发言——

  我是传记文学、报告文学和散文作者,相信纪实体文学同样能够塑造典型人物。我省乡党司马迁的《史记》证明,他不但是伟大的史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报告文学作家和文史结合的伟大作家。再如:前有《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发表,才有英雄焦裕禄问世。

  以纪实文学塑造艺术典型是我终生的追求。

  我所困惑的,是当今报告文学的商品化。选题假若上了重点扶持顶目,经费不成问题,没有上顶目的,沉到底层长期采风,工作和吃喝成了大难题,即便成稿,哪儿出版,有钱出版吗?

  方岩(青萍子)发言——

  文学生命之树长青,几十年的追求,成绩微微,但追求文学的心依然不死,有了一些生活的积淀,在当下怎样写作?怎样反映生活?有许多困惑和迷茫,尤其是我怎样把握题材,挖掘自己生活的体验,是当前走出困境的关键。

  怎样打破僵局,在文学上继续前进成了​我目前的主要问题。

  白孝平(飞翔的鱼)发言——

  写我身边的人,熟悉的事。接地气,有底气。

  爱我所做的事,爱我所爱的人。不故弄玄虚,不无病呻吟。

  刻画人物在细节上下苦功夫。

  多读鲁迅和孙犁的作品,开掘要深,语言要凝炼。

  见贤思齐,讲真话。

  选择了写作这条路,无怨无悔,做梦也想写出自己满意读者喜欢的作品,

  我能坚持写下去,因为我热爱。

  写出的作品哪发表?

  没有政府和任何组织或任何个人给予支持。

  刘雪儿发言——

  文学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遥不可及又无法割舍的梦,它像一盏灯塔,点亮了我的心灵,指引了我前行的方向。它又像是开在我心底的一株罂粟花,色泽鲜艳,花香迷人,可一旦碰触,却欲罢不能,苦不堪言。我对文学爱恨交织,说不清道不明。但我从未后悔过爱上文学,在这条路上,每一步踩在脚下的都是心甘情愿的真真实实和无怨无悔,哪怕我永远也无法走向辉煌。

  现在对文学更多的是一种坦然,也明白了自己写作的初心,不是为了成名当作家,我只想通过读书写作,能使自己的心安然宁静,能使自己的业余时间充实、有趣。我更希望通过读书写作,能让平淡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赵普东发言——

  文学,是我生命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多年来,我每天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我的心灵和手中的笔,达成的默契和践行,到底距离‘’文学的成就‘’还有多么遥远?

  为此目标的实现,我也无数次自责过,痛苦过,但在绝无反悔的坚定中,我也不断地给不懈的努力中添加着坚韧与悄悄地等待。并且确信:虽然,当今人类世界的物质是丰富多彩的,但创造这些物质的人类心灵,远比眼前的一切物质世界丰厚繁华,唯有文学,可以收揽人类心灵的一切丰厚和繁华,使其变为历史进程中的永恒!因此,我总愿意用自己的生命追寻这种永恒。

  冯积岐发言——

  很高兴今天在礼泉县赵普东家见到阎纲老师。我和许多作家评论家一样,对阎老师很敬重。阎老师是当代文学进程中的见证人和践行者,他的散文随笔,评论作品中没有一句闲淡文字,每一篇文章中都渗透着他对人生、人性、时代和生活的洞察和独特的见解,他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他正直而忠诚的人格品性的写照,他的每一篇文章都充盈着真实的丰沛的情感。我读他的《我吻女儿的额头》时不由得热泪盈眶。阎老师对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的评论和定位是能经得住时间的淘洗的,他倾尽全力支持了一代又一代作家,尤其是陕西的作家和礼泉县的作家。

  阎老师要我谈谈礼泉作家怎么走出去。这是一个很宽泛而又具体的话题,我谈几点看法:

  (一) 我说过,由于种种原因,文学创作的黄金时期正在过去,但文学之树常青,文学不会老,对于业余作者来说,创作的前景是广阔的,空间是宽阔的。我觉得,不论专业作家还是业余作者的写作,都要遵循文学的基本规律,那就是:有什么体验就写什么。因为我们都是体验型作者。当年,路遥为写《平凡的世界》去铜川张家山煤矿去下矿井。柳青如果不在长安县体验农村生活,恐怕写不出《创业史》来。【阎纲插话:冯老师当了20多年的农民】

  (二) 多读书,读好书。业余作者普遍存在的问题是艺术修养欠缺。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读书,读古今中外的经典,从经典中汲取营养。我的经验是在读中写,写中读。对于你喜欢的作品要常读。《红楼梦》那么长,我读过三遍。福克纳的《八月之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我都读过三四遍。创作没有捷径可走,多读,多想,多写,六个字,别无它法。

  (三) 目前来说,纸质作品确实难发表,难出版,我希望礼泉的作家们不要只盯着杂志社和出版社,大家可以在手机的微信平台上,在全国的各类网站上发表,以此扩大读者群,扩大你的影响。有些杂志社和出版社在微信上和网上选台。【阎纲插话说:冯老师的作品上了网站以后,很惊人,点击率高达一亿有余!】这样坚持不懈,写出好作品,就会碰到伯乐的。

  (四) 柳青说过,文学是愚人的事业。柳青所说的愚不是笨,而是大智慧大聪明。也就是说,如果你将文学创作当作终生事业,就不要急功近利,要有大气魄,大眼光。如阎纲老师刚才所说,文艺就是文艺,把文学当文学,不离不弃。我给采访我的记者说过,我的写作就是活着,我的活着就是写作。抱着这样的态度,也许才会有成就。

  谢谢大家!

  冯积歧老师的讲话赢得热烈的掌声。

  恳谈会结束。

  午饭是岐山臊子面地软包子炒鸡蛋,饭后参观窑洞和书房。隔窗北眺,右手昭陵九嵕山,左手乾陵笔架山。转身南眺,东边咸阳西边乾州,正南可见礼泉湖,抬望眼,正阳下的秦岭闪闪发光。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1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高建群艺术社区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