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等风来 高建群:季风的小说写的棒极了
日期:2021-10-02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文夫    关注:4967

    季风这个笔名,是我给取的。他的第一部作品中篇小说《无法逃离》也是我给发的。是发在《延安文学》上,还是发在《新大陆》杂志上,我记不清了。我曾先后担任过这两家杂志的主编。小说写得棒极了。阅读中,我的头脑中始终嗡嗡地回响着一位诗人的诗句:我在无数人的心灵中摸索,摸索到的是一颗颗冰冷的心。

    季风那年还不到二十岁吧,作品中却充满了人生的况味。发表前,他说他想起个笔名,我说,那就叫季风吧,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都在文坛掀起一场风暴。

    季风和我是亲戚。他们村子和我们村子,相隔有二里路,都扒在渭南河南的老崖上。渭河这一段流程,从新丰镇往下,南岸老崖上密密麻麻地堆满村子。湾李马村、樊村、胡村、刘村、赵村、南阳村、北阳村、季家、季堡、东高村、西高村,往下还有圣力寺村、马军寨村,可以一直铺排到潼关地面。

    我说的季风是个有些来历的人,这里主要指他的爷爷,曾做过国民党少将军长,后来解放战争,汉中解放时,季将军率部起义。这事这块地面的人都不知道,我则更不知道了。我的记忆里,季村有个高身量的老头,留着胡子,不苟言笑,不与凡人搭话,走起路来腰板挺得笔直,这个回到乡间的旧军人,很早就去世了。

    老军人的女儿嫁给了我的三叔,换言之说,季风的姑姑,我的三妈。农村把这叫姑表,好像是一门很重要的亲戚。

    季风的祖母,或者换言之说老军人的妻子,是这块平原上的一个人物。我见到她时,她已经是老太太了。但是腰板挺得笔直,皮肤白皙细腻。上身穿一件大襟的黑平绒宽大衣服,下身的黑裤子,裤脚用布条缠着,头上永远顶着一顶黑灯芯绒做的无沿帽子,脚下半大的解放脚,虽穿着是家做布鞋,但是鞋面上常常绣着一朵花。当这样一个奇怪的老女人,拄着拐杖,摇摇摆摆地走在通往高村的土路上时,田野上劳作的农人,会停下手中的劳作,喝一声彩。

    季风后来,又写了很多的书。我因为忙碌,都没能细看。有时偶尔见一次他,听他说现在辞去一切的社会俗务,以写小说,挣一点菲薄的稿费为生,养家活口。现在的文学环境,靠稿费能活下去么?我总觉得他的话语中有许多的无奈,并且还有一点点虚张声势。

    季风的又一部新长篇完成了,名字叫《皇帝之后》。那天晚上半夜的时候,他给我发来该书的电子版,并且嘱咐我写点序言之类的东西。老眼昏花,电子版看了几页就停下来,不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我想起了许多关于季风的故事。我想,将这些写出来,从而帮助读者认识这位作者,进而认识这本书,也是可以的呀。

    我的三叔已经过世。我的三妈,也就是季风的姑姑尚且健在,正在老家的村子里安度晚年。浏览完季风的新书,关机睡觉前,顺便翻了一下抖音。有一条抖音,是村子里的人们,坐在渭河边上,正在唱秦腔的情景。那吼着嗓子,唱《下河东》的是我的堂弟,而旁边坐在一个小凳上陶醉其间的正是我的三妈,这个写作者的姑姑。

    玛雅人一出生,就有一个苦涩的使命,那就是仰望星空,渴望有一天有外星人来,将他们带回故乡。“等风来!”对这位执着的有才华的写作者来说,好风会来么?这部小说会将文坛冰冷的大门敲开一道缝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2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为推动文化艺术普及创新与传承,大秦印社邀请著名作家高建群先生共同发起高建群艺术院,旨在凝聚和引领新生代文化艺术创作,营造崇德尚艺浓厚氛围,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