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感读高建群《丝绸之路千问千答》:一部行吟骑士的道路之歌
日期:2021-09-18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田琨    关注:7579

    用了几乎两个周末的时间,我粗略通读完了高建群老师这部2021年7月第一次印刷出版,厚达700余页,达58万余字的最新著述《丝绸之路千问千答》。

    这是一部人类“最后的骑士”,以丝绸之路为纽带,在跨越大半个地球的行走中,为欧亚大陆撰写的道路之歌;一部借欧亚地理的大视野,在行游中描绘的游牧文明、农耕文明、城郭文明的共生演进史。书中充满宏大的历史叙事和沧海桑田的变幻,却也同时兼具当代视野与思考。这是一部属于雄性的书写之作,一部充满壮士暮年的野心与浪漫的雄浑之作,笔力苍凉厚重却又寥廓旷远。

    在开篇长达60页的前言——《极简丝绸之路志》中,高建群老师这样写道:很长时间,世界的东方首都是长安城,世界的西方首都是罗马城。在两城之间平铺着一片约两万公里长度的草原、隔壁、沙漠、森林、山岗、河流地带。地理学家或人类学家,叫它欧亚大平原或欧亚大草原。在这块大草原上,生活着二百多个古游牧民族。他们以八十年为周期,或涌向长安,或涌向罗马,向定居文明、城廓文敏、农耕文明索要生存空间。

    丝绸之路,便是铺展在这个辽阔的欧亚大草原和大历史背景下的,一条诸多文明的碰撞、交汇、融合、发展之路。

    地理学家说,世界五大洲,欧亚大陆得天独厚,地理条件最好,气候条件最好。人类学家说,它的动植物配方最合理,便于农牧相长;横长竖短,也有利文化传播。

    历史学家说,传统战争是大陆型战争,历史上反复袭扰欧亚大陆的,主要是游牧民族。他们主要分布在横穿北非、西亚的一条干旱带上。这条干旱带很长,西起撒哈拉沙漠,东穿阿拉伯半岛和伊朗高原,从阿富汗北上,经中亚五国,最后折向中国的大西北(新疆、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所有重要的农业文明,都傍着这条干旱带向四外扩展。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陆路沿这条线,从中国出发,经中亚和阿富汗,分叉,一条往伊朗拐,从呼罗珊大道,去小亚细亚,打伊朗北边过;一条南下印度(今巴基斯坦与印度),连接南亚各国。海路则走南中国海、孟加拉湾、印度洋、阿拉伯海和波斯湾,打伊朗南边过。

    历史还告诉我们,在这条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曾经并列过四个帝国。一个是位于世界东方的中华帝国,一个是位于世界西方的罗马帝国。另外两个,横亘在丝绸之路中段,是位于喀布尔河边的贵霜王朝和位于伊朗高原的安息王朝。

    2018年,年逾六旬的高建群老师作为文化大使,随同陕西卫视等八家电视台组成“丝绸之路卫星电视联盟”,完成了一次颇具壮举的穿越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万里行”活动。此次活动所走路线,便是这条丝绸之路的陆路北道。高建群老师在《丝绸之路千问千答》书中所写的,则是伴随本次行游而汇集的一部壮阔的思想地图。伴随本书的阅读,我的目光,随同高建群老师一起,从长安(今西安)出发,一路向西,越过帕米尔高原,投向欧亚大陆广袤的腹地,直至漂浮在大西洋汪洋之水中的英伦三岛。

    这部大作,包罗万象,历史、地理、宗教、政治、民族、战争、商业、贸易、文化,俱在其中;笔法大开大合,气象万千,的确当得起丝路的千问千答。而以行走路线为叙述主线,以中国篇、中亚篇、欧洲篇中每一个行走之地的分篇书写,则可以令忙碌的现代人,随意从任何感兴趣之点翻阅,再扩散联想。

    阅读中,本书特别令我难忘的,是拉长历史的时间轴后,关于欧亚大陆众多草原民族的兴衰和世界三大草原之王(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大帝、建立大蒙古国的成吉思汗、中亚枭雄帖木儿)的描述;是英国人类学家阿德诺.汤因比对阿尔泰山地区的人类人种博物馆的形象比喻;是世界十字路口的撒马尔罕。因为,其间有我在长久以来的中华文明熏风中,很久不曾嗅到的原始强悍血气。正如高建群老师在一篇演讲中所言,每当以农耕文明为主体的中华文明孱弱之时,羌笛鼙鼓起于北方,游牧民族的马蹄呼啸而来,给停滞的文明以新的胡羯之血滋养。

    当然,本书毕竟不是百科全书,难免遗憾。在中亚篇中,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提及耶律大石和他所建的西辽帝国。在我心中,这是一位具有坚定信念,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和家国情怀的文武双全帝王。他在辽覆灭后率部一路西征,面对无法预料的死亡威胁,征服雪山、戈壁与茫茫沙漠,一路团结融合各部落民族,终在中亚创建西辽帝国,并在卡特万战役中击败十万中亚联军,重塑了中亚政治格局史。在世界的版图上,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知晓,曾经发生过的所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但耶律大石和在西部崛起的西辽帝国,绝对是一个值得浓墨重写的传奇。我期待高建群老师在本书再版时补上。

    本书的结尾,是以法显高僧的陆去海还和大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阅读收尾的。大德高僧,固然是人类先贤,但在高建群老师本书所有文字底色里,我读出的,是人类的最后一代骑兵,对古老丝绸之路上,所有先贤、英雄、探险开拓者,以及所有强势生存民族的致敬,对所有生存过却又消亡的民族,长久的哀婉。

    当我意犹未竟合上书时,一首由海子作词、张慧生作曲,歌手周云蓬演唱的名为《九月》的歌,恰好正在我家中一遍遍循环播放着。歌中这样唱道: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我的泪水全无,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苍凉的歌声,在现代都市的家中,久久回荡,而窗外,是北五环边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川流不息的车流。那一刻,我的脑中,闪过一位哲人的一句话“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惟我国家,亘古亘今。”

2021年9月写于北京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2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为推动文化艺术普及创新与传承,大秦印社邀请著名作家高建群先生共同发起高建群艺术院,旨在凝聚和引领新生代文化艺术创作,营造崇德尚艺浓厚氛围,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